求這篇文 【冰戀狂想曲】 的第五章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求這篇文 【冰戀狂想曲】 的第五章

帖子 由 vulmpope 于 周五 一月 24, 2014 4:27 pm

請有幻想學院的帳號的人幫忙補齊嗎?
從去年到現在我在 美學論壇 都找不到作者好像忘了那邊沒發的樣子
以下是序章 缺第五章

【冰戀狂想曲】(序章1~7) 作者:cacuian

這本來是我改寫的一篇名為聖靈珠的冰文,感覺那篇文設定很好但沒有深入所以就寫寫看。
後來不知不覺寫了7章了,再用聖靈珠這名字不太合適,所以我就改了下書名。

序章:聖靈珠
清晨,我早早地就出來跑步,這幾日到老家休假,享受了一番鄉村的氣息。
看著美麗的田野和山林,呼吸著大自然的新鮮空氣,真是令人心曠神怡。
靠山的大路邊停著兩輛轎車,這讓我感覺有些意外,這裏怎會有車來?
還停在這裏?
難道說山上有人?
我不僅僅向旁邊的山林望了望。
  不管那麽多了,我本來就是要來爬山的,管它山上有沒有人呢!沒想太多,我就沿小路向山上走去。
沒一會兒,我就聽見山上的樹林中有人說話,出於好奇,我小心地走了過去。
  「說吧,聖靈珠到底在哪?」一個女人的聲音傳到了我的耳朵裏。
「你不要再妄想了,我是不可能告訴你的!」同樣是一個女人的聲音,不過這個聲音帶著揣息。
我順著聲音望去,看到兩個女人在前面的大樹邊,其中一個似乎受了傷,一手捂著肩膀靠在大樹上,而另一個女人則拿著一把匕首指著她的胸口。
  看到這一幕,我頓時一驚,趕緊躲到一棵樹的後面,深怕被她們發現。
看樣子是那個拿著匕首的女人找另一個女人要什麽東西,而另一個女人不願意給,所以她用匕首刺傷了對方。
  兩個女人都很年輕,穿著也十分亮麗,不過由於是側面對著我,所以看不到具體的相貌,不過僅僅是看側面,也能夠想到到她們的美麗。
如此兩個美女怎會互相動刀呢?
真是奇怪了。
  我繼續聽她們說話,只見那個拿著匕首的女人又道:
「你到底說不說?你不說我殺了你!」
話語透著氣憤,顯然她也動怒了。
那受傷的女人慘然一笑,道:
「要殺就殺吧,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得到聖靈珠的!」
  「你……」手拿匕首的女人側地怒了!
「那我就成全你!」說著,我還沒來的及反應,她手中的匕首已經刺進了受傷女人的胸口。
靠在樹上的女人本就肩部受傷,這時候又被一刀刺中胸口,已經快不行了,她臉上露出一絲微笑,似乎在嘲笑敵人。
拿匕首的女人見她嘲笑自己,心中更加憤怒,將匕首狠狠地繼續向前退了一下,讓匕首刺得更深了,接著又突然拔了出來,帶出一縷鮮血。
被刺中的女人悶哼一聲,緩緩倒了下去,閉上了眼睛。
此時我的心中已經不知道是什麽感覺了,第一次親眼見到別人殺人,一時間自然難以接受,同時也十分害怕。
我小心地躲在樹後,大氣也不敢揣一下。
只見那個女人收起匕首,看了一眼地上的屍體,然後蹲下身來在屍體身上摸了摸,沒有發現什麽,然後她便頭也不回地走了。
  看到那個殺人的女人走了,我也不敢馬上就出來,萬一被她發現我看見她殺人,搞不好她會殺人滅口……
大約過了十分鐘,我的心情也平靜了,這才小心得來到被殺的女人身旁。
只見她側趴在地上,藍色的吊帶衣上滿是鮮血,長長的頭發把臉也蓋住了。
不知道為什麽,此刻我一點也不心慌,心中十分平靜。
我小心地蹲了下來,將死去的女人翻了過來,便看見那引人註目的胸口一片鮮紅。
我撥開女人的頭發,才看見這個女人竟然有這一副絕美的臉孔。
  我不禁覺得有些可惜,如此美麗的女孩就這樣被人殺害了。
不知道那聖靈珠到底是什麽東西,竟然會引人殺人。
這女孩的屍體被扔在荒無人煙的山林裏,恐怕不太好,我是否應該報警呢?
我想了想,也不知道該不該報警,這年頭,人都怕事,怕惹火上身啊。
再一次看到女孩那張絕美的面孔,我不禁心中一動,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到她的臉頰邊,輕輕地撫摸。
就在這時候,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女孩的睫毛竟然動了動,接著眼睛緩緩地睜開了。
我頓時嚇了一跳,忙收回手,一不小心坐倒在地上。
「你沒死?」我立刻回過神來,急忙道:
「我幫你叫救護車!」
說著,我準備掏出手機,卻聽見女孩虛弱地說道:
「等等……」
  說著,她吃力地移動手臂,但是她卻連手臂擡不起來。
  我急忙扶起她的上身,讓她靠在樹上。
  「你受傷太重了,必須馬上送醫院。」我道。
雖然我不明白她為什麽不讓我叫救護車,但是這樣下去她還是會死的。
女孩慘然地笑了笑,低聲對我說道:
「沒事的,我體內有顆珠叫聖靈珠,我將靈魂附在了上面。」
聽了她的話,我不禁一呆,我沒有完全明白她的意思。
  「你不要說話,聽我說。」女孩吃力地說道。
「殺我的那個女人叫沈沛嵐,她也想得到聖靈珠獲得無窮的神秘力量,以她的性格,有了力量之後不知道會做出什麽來,所以聖靈珠絕對不能讓她得到。」
頓了頓,她又繼續說道。
「你可能還有很多東西不明白,但是我已經沒有時間和詳細說明了,聖靈珠被我藏在了我的肚子裏面,我死後,你剖開我的肚子就能拿到了。到時候復活了我,我將一切跟你詳細說明。」
  「我在鎮上有所房子,地址是XX街XX號,那裏是沈沛嵐不知道的,房子的鑰匙和車鑰匙都在我的身上,車停在山下的路邊,我死後你可以用車把我的屍體運回房子裏,然後拿出聖靈珠。房間裏還有我留下的信,很多事情我都寫在上面了,到時候你就會明白……」
女孩的聲音已經十分微弱了,最後,連頭也垂了下去,再沒有聲息了。
  看著女孩的頭已經垂下來,我知道她這回真的死了,但是我卻不甘心,扶起她的頭,在她的鼻孔處探了一下氣息,果然沒有呼吸了。
  稍微考慮了一下,我決定還是幫女孩一把吧,畢竟我已經答應她了。
我抱起女孩的身體,來到山下的路邊,此時只剩下一輛車還停在那裏,看來另外那輛車是那個沈沛嵐的,已經開走了。
我在女孩的口袋裏找到了車鑰匙,然後把女孩的屍體放到了車的後備箱裏,後被相中有一張黃色塑料紙,正好可以把女孩的屍體包好。
在女孩的車上,我發現了女孩的包,包中有女孩的身份證和錢包等物品。
女孩的名字叫淩菲,只有二十歲,這讓不禁更加為她覺得惋惜,如此年輕而美麗的女孩,就這樣死了,真是天妒紅顏啊!
  按照淩菲說的地址,我找到了她的房子,這裏是鎮上的一條比較便宜的街道,街道兩邊都是兩層的小樓,而且排列的十分稀松,人煙也十分稀少。
把車停在小樓前,打開門,然後把淩菲的屍體搬了進去,也沒人看到。
我直接將淩菲的屍體搬到了洗手間裏。
洗手間比較寬敞,中間的空地能夠完全平放下女孩的屍體。
到廚房裏找了一把尖刀,我再次來到了洗手間。
  淩菲的屍體還被塑料紙包裹著,我直接將塑料紙拉開,鋪到地上,淩菲的屍體正好躺在上面。
女孩的屍體滿身是血,我慢慢的褪下少女的肩上的吊帶,將上衣擼到腰間。
女孩沒有穿胸圍,脫去上衣之後,上身就已經赤裸,不過傷口雖然已經沒怎麽流血了,但是整個胸口一大片,包括乳房上,全是血跡。
孩的下身穿著藍色的裙子,腳上穿著一雙球鞋,沒有穿襪子。
我輕輕地幫女孩脫去球鞋,發現兩只玉足也是精美無比。
我一向對女孩的美腳十分喜愛,這次竟然能看一雙極品玉足,這在如何能不讓我心動。
我小心地把一雙玉足捧在手裏,仔細地撫摸和把玩。
說實話,我是第一次見到這麽漂亮女孩腳,以前雖然也看過不少所謂的美足,但和這雙腳比起來,都差得太遠了。
  女孩死去已經差不多一個小時了,體溫還沒有完全降下來,但是穿著球鞋的雙腳卻已經有些涼了,不過這一點卻沒有影響我對這雙美腳的喜愛,而且這雙美腳摸起來仍然是柔軟無比,沒有一絲的屍體僵硬感覺。
  玩了一會兒玉足,我繼續開始正事。
  現在該拿出聖靈珠了,這女孩也真厲害,居然把那東西藏在自己的身體裏,想那沈沛嵐做夢也不可能想到的吧?
我拿出已經準備好的尖刀,對著女孩的小腹小心地劃開皮肉,劃出了一道大約二十公分左右的口子,接著繼續切割皮肉,直到腸子全部顯露出來為止。
  血雖然也流出不少,但並不多。
當我扒開這道切口,看見肚子裏的腸子竟然隱隱散發著淡淡地光芒!
我不禁有些驚奇,將手伸進去,在腸子之間摸了摸,很快便摸到了一個很小的珠子。
  當我拿出這顆珠子一看,發現這是一顆如同小孩玩的彈子一般大小的珠子,珠子上散發彩色的光芒,整個珠子上還呈現著七彩的顏色。
  這就是聖靈珠了!
它蘊含著力量?
但是它裏面的力量如何才能使用呢?
我拿著它研究了半天卻什麽都沒發現,僅僅只是外表好看罷了。
  再回過頭來看著女孩肚子被剖開的裸屍,我感覺有些於心不忍。
我正在把聖靈珠收起來的時候,卻一個不小心,讓聖靈珠落到女孩肚子上,而且正好落在顯露在外面的腸子上。
  接下來,讓人驚奇的事情發生了,我眼睜睜地看見,被剖開的肚皮竟然慢慢地開始愈合!
本來有差不多二十公分的切口,卻轉眼間縮小了很多。
接著就看到一條淡紫色的光帶從珠子內飛出,在半空中轉了兩圈,慢慢的鉆入淩菲的眉心。
看到如此景象,我突然有了其我的想法,與其幫她贏得美人的青睞倒不如直接弄死她來個人財雙收。
於是我一把把聖靈珠從淩菲的胸口抓起,但發現光帶仍然緩慢的鉆入淩菲的眉心。
這時,我突然發現淩菲睜開了星目,好似剛睡醒似的,左右觀察了下然後對我說:“小朋友,謝謝你啊。”
望著淩菲清純的星目,我又猶豫了。
但瞥見她潔白的雙腿一想到只要弄死她,她就可以任我擺布,我終於下定決心。
一把抱住了淩菲的頭,用力的地板上砸。
淩菲則一下子醒了過來帶著驚詫、委屈、驚恐的表情掙紮起來,但被砸了不到兩下就翻起了白眼。
廁所再次恢復了寂靜。
我伏下身去,握住她光滑白皙的上臂,淩菲的冰肌粘上汗水後使我的指尖可以在她的肢體上沒有障礙地流動。
就這樣我的手滑她的掌心,跟著是她的腰部她蠻腰散發的體溫仍讓人陶醉。
現在是臀部了,淩菲或許知道這一切的發生,但剛復活的少女早已陷入昏迷中,喪失了反抗的力量。
我的手就這樣貼著她的大腿,沿著她身體兩側的軌道往上推進,每進一點、我的心跳就加快幾分。
淩菲的婷婷長腿是那樣的延伸不止,仿佛過了好長時間,我的指甲才除碰到那有點粘乎乎的布。
女孩子私處分泌的體液把她的內褲緊緊粘連在她的下腹,我的陰莖再一次腫脹得令人難受,它使我不由分說地把手掌探入淩菲的襠部,穿過濃密的陰毛,是醉人的***。
沒有誰願意不讓這種享受持續舊一些,但第一次經歷這種沖動的我竟是按奈不住,一面把臉湊近她的紅唇親吻起來,一面將她的內褲褪到她的膝蓋處。
她細膩的嘴唇象磁鐵般吸引著我,唾液在我的舌尖打轉。
跟著我把她的身體翻過來,使她面向下爬在地上。
現在自然是最高潮的時刻,我脫底褲子,抽出勃起得快斷裂的陰莖,***靠近她的陰部,搜索著插入淩菲最羞恥的地方。
就在我準備進一步動作的時候,難以置信的事情發生了。
她陰道的肌肉一下子迅速地抽緊,我的***立刻進退兩難,被她的肉穴硬生生地卡在裏面。
這時候,從頭底下發絲中傳來淩菲顫抖的聲音:
“為為什麽你會這樣?!”
我還有什麽話說,但***開始被她的肌肉擠弄得痛不欲生,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又說到:“我對你對你,這麽信任,你卻,為什麽啊!?”
語調是那樣哀怨和不解。
這時我腦海中突然出現這樣一段信息:
“心中默念肌肉掌控,可以利用聖靈珠實現身體某部位的暫時強化。”
看樣子,由於淩菲是借由聖靈珠復活的她也擁有了其部分能力。
這時候,她又喘著氣吃力地說到:
“每個人,都都會犯錯的,但但你要是悔改,我會給你機會的。”
說到這裏,她的臀部使勁地扭了一下。
我知道她是個善良的好人,但面對這樣的錯誤,我不知道她還有沒原諒的可能,我沒有回答。
我心中默念肌肉掌控,強化了腰力和小弟弟的硬度,使勁的向下刺去。
伴隨著淩菲的痛呼聲,我突破了淩菲那保存了20多年的處女膜。
身體被撕裂一般的痛楚瞬間使淩菲失去力氣。
於是她下身一軟,失去了對我陰莖的控制能力,而我的愛液便難以抑制地大量噴射入她誘人的陰道中去。
淩菲此時終於徹底崩潰了,她上身的藍衣已被掀起,我可以感覺到她細滑的蠻腰不由自主地象蛇一般在我的身下扭曲。
穿著淡藍裙子的玉臀上下搖擺、沖擊著我的小腹,裙擺被掀到她的腰間、雙腿不由自主地在踢騰著,白嫩的小腿在不斷抽搐,她整個人被暴力的快美折磨著。
我抓住機會,奮力用手勒緊淩菲血管暴出的粉頸,身體死死抵住她的玉體,她的喉嚨中擠出了痛苦的“哢哢!”聲,一頭披肩的秀發被香汗所粘著,就在她掙紮的時候。
我看到她清秀的面龐因為窒息而扭曲,在通紅的臉上,柳眉擰在了一起,曾經清澈的眼睛微微半閉著,櫻桃紅唇張得很大,可人的嘴角口水拌著汗水流到瓷磚上。
真沒想到,一個如此靚麗動人的美女在這時是這般無助和狼狽。
突然我的陰莖大概是觸及了她敏感的G 點,淩菲的身體猛烈地抖動起來,我也到了快感的極至,就在兩人同時到達高潮的一剎那!
我不由自主地在淩菲的脖子上一加力,她的喉嚨輕微一震,中只傳來一下清脆的響聲“啪!”的一下,我將她的喉骨勒斷了。
她的身體的突然一顫,玉臂在空中胡亂抓了起來,雙腿向後蹬踢,喉嚨發出嘶啞的聲音。
就這樣有過了幾十秒鐘,淩菲掙紮的力氣已經非常微弱,四肢無力地癱軟在地上,頭耷拉著伏著,只是身體偶爾抽搐幾下,臉色變得有幾分緋紅。
經過剛才的糾纏,我的勒住她脖子的手臂也覺得很酸疼,但面對這樣的對手我不敢有絲毫的放松。
突然淩菲臀部使勁扭了一下,口中哼了哼,面部出現了害羞的紅暈。
我突然記起這種性窒息往往會帶來失禁,淩菲努力拿自己殘存的力氣忍著,畢竟一個女孩子在這時尿出來是很羞澀的。
我心生憐意,知道這樣對一個少女是非常殘忍的,於是我騰出右手,移到她溫軟的小腹,摸準膀胱的位置用力一捶,她哪裏還憋得住,我只覺得***一熱,低頭一看。
只見從她藍色吊帶裙的裙底,幾道黃黃的尿液從大腿根部一下子噴射了出來,空氣中立即彌漫著尿臊味,我不敢松手,只得任由尿液淋在兩個人的腿上。
她仿佛完成了最後一件事,發紫的臉上扭曲的表情開始恢復平緩,馨香小舌也收短了些,尿液還在兩人身下緩緩趟著,她繃緊的身體逐漸松弛了下來,她似乎在努力把自己恢復自然的常態。
可惜她沒能完全做到,我覺得身下的她徹底一軟,尿液的滴滴聲漸漸小下去,我還繼續用左手了在她凹陷的脖子上,兩人就這樣又爬了大約好幾分鐘。
這時尿液聲再也聽不見了。
我的右手將她的臉轉過來,把被汗液粘在臉上的頭發撥開,淩菲俏麗的臉龐上,柳眉已然松開了,美目微閉,無神的眼睛仍可看見剛才窒息造成的縷縷血絲,舌頭還是伸出了些許。
我這時才松開了勒住她頸部的左手,把她的頭慢慢放下,然後站起身來。
這時聖靈珠發出了刺目的光芒,光芒中它劇烈的顫抖著,過了好幾分鐘突然掉在了我的手心裏。
突然有大量的信息鉆入我的腦中。
原來淩菲的復活儀式被我打斷了,她沒能完全的復活還有部分靈魂並沒有進入她的體內,否則就憑她是聖靈珠的擁有者我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不過幸運的是,由於她的主魂還沒有進入身體,淩菲的意識就被我搞的崩壞了。
於是曾經的天之嬌女如今只是一具供人玩弄的艷屍而已。
而由於淩菲的意識崩壞了留在聖靈珠內的是純凈的主魂,而我是離它最近的生命,於是我幸運的成為了聖靈珠的擁有者。
而淩菲的意識雖然崩壞了,但可能由於她死前被我玩的太爽的緣故,她純凈的主魂由於對我有著莫名的熟悉感,就認我為主,從此我真正的掌控了聖靈珠萬年不曾激發的力量。
而我也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後果,原來聖靈珠是一顆蘊含著力量的寶珠,而且它不是這個世界的東西。
淩菲和那沈沛嵐也都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她們二人都是意外來到我們這個世界的,沈沛嵐本就是一個十分狠毒的人,為了得到聖靈珠想盡了辦法,而淩菲也一直拼死保護聖靈珠。
但如今沒想到便宜了我,而我們天真的守護者成為了我的玩偶,真是世事無常啊。
聖靈珠總共有5種能力:
1、消耗聖靈珠的能量,默念肌肉掌控可以強化部分體能
2、可以創造一個陰影空間可以在其中用念力創建一幢建築物,但不可移動。我把它創建在了我們學校附近,並在裏面用念力創建了一座別墅作為我的秘密基地
3、能量擬化,可以創造多個跟真人豪無差別的火炬繼續本人的日常生活,但如不補充能量,隨著能量的耗盡該人的存在感逐漸消失最終靜靜的消失在人們的意識中。
4、身體擬化,每天可以將自己身體以及接觸的東西隱形一次,無時間限制但進行劇烈活動則立即解除。
5、身體掌控、利用聖靈珠內的主魂束縛死屍內殘留的靈魂將其轉化為縛魂屍,在保留生前大部分本能和記憶的同時受擁有者完全掌控和支配,但同一時間只能存在一具縛魂屍。
我動用身體掌控的能力將淩菲做成了縛魂屍。
只見她蒼白的臉色以及身體上破爛的衣服在能量的偽裝下,又變成了她生前的樣子。
控制著女屍站在客廳放出淩菲的氣息,而我隱身在門後。
就在這時大門突然被人從外面踢碎了,只見沈沛嵐右手握著一把匕首慢慢的走了進來。
我怕夜長夢多立即控制著淩菲沖了上去,唰的一下,明亮的刀光閃過,只見沈沛嵐匕首連同右手穿透了淩菲的左胸。
就在這時我沖了上去用右手死死的卡住了她的氣管。
而沈沛嵐正處於出招後的回氣階段毫無反抗,她眼前漸漸發黑起來,意識也慢慢模糊了。
她的全身在我身下又奮力的掙崩了一會後,漸漸的軟了下去。
不再掙紮了。
只是一條大腿連著脊背神經性的抽搐了幾下後歸於了平靜。
全身軟綿綿的癱在地上,一雙明亮的眼睛漸漸的暗淡了下去。
但我並沒有放松,我深知這次能治住她純粹是利用她的大意,一旦讓她緩過氣來十個我也不是對手,所以我依舊死死的卡著沈沛嵐的脖子。
這樣過了大約五分鐘左右,見沈沛嵐還是沒有動靜。
我才壯著膽子移動身子騰出另一只手托住沈沛嵐的下巴,握住以後,猛的把她的下巴往旁邊一掰。
只聽得沈沛嵐脖子裏傳來「喀吧……」一聲脆響,把沈沛嵐脖子的頸骨扭斷了。
這時我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氣,一顆緊繃的心終於放到了肚子裏。
大汗淋漓全身癱軟的扒倒在沈沛嵐的身上。
休息了一會,慢慢定下神來。
氣息均勻起來後,我忽然感覺到了身下沈沛嵐的身體溫軟而芳香。
我的手掌正好搭在沈沛嵐光潔的肩膀上,肌膚滑嫩如雪的感覺刺激著我的神經。
我的下身正巧壓在沈沛嵐挺翹的屁股上,隨著方才身體的摩擦與晃動,自己的褲襠已經變的硬挺起來。
我慢慢站起身來,我此時顯得格外輕松。
我低頭審視著整具女屍。
失去了生命的女孩的身體依舊完美動人,柔順的趴伏在地上,沒有一絲抵抗。
方才令人驚駭的殺氣此刻已經煙消雲散。
只剩下了眼前這個嬌柔纖麗的肉體。
趴在地上的沈沛嵐側著頭,由於脖頸被扭斷,頭與肩膀側斜的角度顯得有些誇張。
一頭烏黑的秀發披散在後背上。
她的眼睛依舊大睜著,暗淡而無光。長長的睫毛靜靜的一動不動。
紅潤的小嘴微微張開一道細縫。
從縫隙中略微可以看到粉紅色的小舌頭。
她的表情並沒有痛苦,相反是平靜的茫然,仿佛流露出一抹淡淡的惆悵。
她的身體平趴著,兩只嫩藕般的玉臂微微蜷在身旁,依然還留有掙紮的痕跡。她的兩腿大開,筆直的伸展著。
這是她最後臨死前肢體抽搐後的結果。
由於臨死前的搏鬥掙紮,沈沛嵐旗袍的下擺被掀開甩在一邊,兩條大腿完全裸露在外,光潔白晰得讓人眼暈。
甚至她那被性感的黑色真絲內褲緊緊包裹的豐滿挺翹的小屁股也有大半暴露在外面。
性感而時尚的高根涼鞋依舊裝點著女孩嬌美的身軀,而此刻卻是一具玲瓏嬌小的艷屍。
整個女屍身上散發出來的一種異樣別致的性氣息深深的誘惑著我。
我圍著沈沛嵐的屍體轉了一圈,從不同角度仔細的觀察著,發現著那死亡的美。
我擡腳踩在沈沛嵐的腦袋上,仿佛一個獵人征服了自己的獵物一般。
心裏油然升起一種淫虐的欲望。
我用腳尖將沈沛嵐的屍體挑翻過來,形成正面朝上的樣子平躺在地上。
然後猛的俯下身去,雙手用力抓住女屍胸前的旗袍的衣襟用力向兩邊一扯。
「噝啦!」一聲整個前襟全被撕開了。
女屍的胸脯完全暴露在空氣當中,沈沛嵐為了格鬥方便旗袍裏面並沒有帶上胸罩。
隨著旗袍前襟的開裂,兩只雪白的奶子撲楞楞的跳了出來,在眼前晃動著。
沈沛嵐的乳房十分挺翹飽滿,尺寸非常合適而美觀。
膚色白嫩滑膩,婉若玉脂般光潔盈潤。
兩粒粉嫩色嬌人的乳頭在同樣色澤的乳暈上俏立著,著實可愛。
仿佛刻意挑逗著別人的眼球。
我咕嘟咽了口唾沫,呼吸都開始微微顫抖起來。
我急不可待的大張著兩手向上蓋了上去,兩手用力的握住兩只白嫩肥美的乳房大力的揉捏開來。
滑嫩嬌柔的肌膚盈握在掌心中舒適異常的感覺強烈的刺激著我的神經。
我用力的攥住這兩團嫩肉不停的揉搓著,舍不得放手。
我趴在女屍身上,張嘴將一個奶子塞進嘴裏,不時的用舌頭攪動著那粒乳頭,用力的吮吸著,仿佛能從中吸到乳汁一般。
我吃完這邊的奶子又去唆那邊的那只奶子。
並在雪白的乳房上留下不少深深的紅色咬痕牙印。
接著我將一只手沿著沈沛嵐光潔平坦的肚皮向下滑去,手指頂開內褲的邊縫直接深進內褲裏面去,整個手掌壓蓋在沈沛嵐的陰戶上。
柔軟的陰毛搔動著我的掌心,而微微濕潤的肉穴使得那道肉縫裏非常滑膩。
沈沛嵐的內褲前端有些濕潤,我知道那是因為沈沛嵐斷氣後小便失禁的結果。
不過顯然她在出發前已經行過方便,所以才只將內褲前端打濕了一點,而且也沒有其它的糞便出來堆在內褲裏。
沈沛嵐果然是個有潔癖的人。
我用中指擠開肉縫中兩個肥嫩的肉瓣,噗的一下將指頭捅進了***裏,接著手指長驅直入整根中指全部沒入她的肉穴中不停的攪動起來。
沈沛嵐的陰道十分窄小,一層層肥嫩的褶皺擠壓著我的手指,仿佛在給我的手指做著按摩。
陰道內依舊非常溫熱,而且有大量粘稠的分泌物充塞其間。
莫非是沈沛嵐在我身體的重壓與咽喉被扼後的窒息,引發了她身體微妙的性沖動導致大量的***湧出?
我繼續在裏面捅著手指,同時俯身靠近沈沛嵐的臉龐,將嘴壓按到沈沛嵐的兩瓣鮮嫩肉感的嘴唇上去親吻了起來。
我的舌頭從沈沛嵐微張的嘴縫裏伸了進去,攪動著沈沛嵐的舌頭,並將她的舌頭吮吸到自己的嘴裏去,不停吞咽著她的津液。
接著我用舌頭舔舐著沈沛嵐的臉頰,弄得沈沛嵐頭臉上粘滿了亮晶晶的唾液。
玩弄了一會之後,我的興致大增。
立起身來,立刻將沈沛嵐的小內褲扒了下來。將她整個私部全部暴露在外。
沈沛嵐的陰毛梳理得非常柔順,烏黑而亮澤,在白嫩的肌膚的襯托下顯得十分醒目。
並不是很大的一叢,但修剪得非常漂亮整齊,微微有些見方的一叢延伸到肉縫的上緣。
一道粉紅色的肉縫嚴實的並攏在一起。
用手將兩瓣肉唇輕輕向兩邊掰開,最鮮嫩粉艷的肉穴顯露了出來。
上面略沾了些白色的陰道分泌的粘液,看起來就如美味的鮮鮑一般可口。
看得我頭頂青筋暴跳不已,氣息都粗重了起來。
我毫不猶豫的將舌頭蓋在了上面,整張嘴全部含住她的陰戶,不停的大力吮吸起來。
我將舌頭努力的探進沈沛嵐陰道的深處,舔舐著蜜液的香醇。
在大肆的吮吸了沈沛嵐陰戶的蜜液後,我的陰莖已經暴漲得難以約束。
我瞬間拉開自己的褲子,讓自己的陰莖暴挺出來。
布滿青筋粗大的像根棍子。
我掰開沈沛嵐兩條潔白的大腿,撥開兩瓣肉唇,用手握住自己漲挺得難受的大肉棒抵住沈沛嵐的肉穴,吸一口氣猛的向裏一捅。
借著陰道裏面分泌出的粘液和我方才吐進去的唾液的潤滑。
肉棒一下子整根沒入沈沛嵐的體內,直捅進她的子宮頸中。
巨大的壓迫感和***在子宮內的抵觸感幾乎讓我瞬間噴射出來。
我大叫了一聲,猛的憋氣忍住,才沒被這瞬間的快感壓倒。
陰道內的緊密的褶皺完全包裹著我的陰莖,密實得幾乎沒有空間。
我經過這個調整後,穩定了情緒。
慢慢開始抽插起來,摩擦所引發的快感刺激著我的大腦神經。
我將沈沛嵐兩條玉腿架在肩上,雙手不停的撫摩著兩腿柔滑細膩的肌膚,感受著那嬌人的曲線。
我用力的挺動著腰臀,低頭欣賞著自己粗大的陰莖出沒在沈沛嵐鮮嫩的陰戶中,臉上寫滿了自豪的滿足。
我奮力的挺動著身體,一下一下的將肉棒刺進最深處。
沈沛嵐的身體宛如大海中失控的扁舟般被淹沒在我一波一波的巨浪中。
我抱著沈沛嵐的身子猛力的又幹了幾百下後,我把沈沛嵐的屍體翻了過去,讓她趴伏在地上,然後擡起她圓潤挺翹的屁股,重新將陰莖捅進掛滿***的陰戶中去。
我用手攥住豐滿的臀肌,用力催動著自己的巨獸,貫穿而摧殘著沈沛嵐的嬌軀。
性器摩擦所發出的「噗嘰、噗嘰……」聲和皮肉拍打時的「啪啪!」聲響徹了整個信道。
我一手攥著沈沛嵐一只奶子,另一手拉著沈沛嵐一只手臂。
瘋狂的沈浸在奸淫的快感中。
大量的粘液被陰莖帶出體外,飛濺到地上,還有大量的粘液懸掛在肉穴上向地面低垂著。
地下信道裏的奸淫一直激烈的進行著,整個信道裏都彌漫了***的氣氛。
大約經過了數千次的強力抽插,我才在一聲長嘯中噴射出了自己的精液。將足足有小半升的精液全部灌註進沈沛嵐的子宮和陰道裏去。
我用力的將陰莖更深的刺入子宮,如同一門巨炮樣的奮力噴射著火力。
灌滿精液的子宮使得沈沛嵐的小腹微微有些隆起。
高潮過後的我頹然壓倒在沈沛嵐的背上,那張口水四溢的大臉埋在沈沛嵐烏黑芬芳的披肩長發中,仿佛死了一樣。
地下信道裏頃刻間恢復了最初的寧靜。
我一動不動的趴在沈沛嵐的屍體上歇了一歇,高潮退卻的我就像個死豬一般。大約過了十幾分鐘。
我站了起來。抽離疲軟的陰莖後,大量白濁的精液從揭封的陰道口湧了出來,流到地上堆積成了一灘。
那情景看起來顯得十分***。重新把兩個女孩的屍體清洗了一遍,然後我把屍體搬到了房間裏的床上。
  看著兩個死對頭不管生前多麽的仇視對方,現在卻乖乖的並排躺在床上等待著我的享用。
  這世界上只有她們兩人知道聖靈珠的事情,現在她們都死了,那聖靈珠就只有我知道了,再也不用擔心有人來搶聖靈珠了。
她們兩的美麗屍身還能作為我的收藏品,我真感覺無比幸福!
  ……
我將她們兩個都帶進了我的別墅,作為我第一批的收藏品,我將沈沛嵐的頭切了下來做成***器,她的無頭屍身做成了抱枕每天晚上陪我睡覺。
而淩菲在解除了縛魂屍狀態後,屍體不可逆慢慢腐爛讓我十分惋惜。
因此我將她做成了一座身穿哥特蘿莉裝的女仆雕像,放在了玄關處。
只見曾經那個天真的淩菲猶自帶著那困惑、委屈的表情跪在那裏,臉色蒼白依舊,杏眼圓睜的瞪著大門處,猶如我當初弄死她時,所透露出的不甘。
同樣我將她的頭也做成了性器,每次進門我都要爽快一番。
  之後我每天除了抱著沈沛嵐的香艷抱枕睡覺,或者玩弄玩弄沈沛嵐的頭顱和淩菲的雕像,就在思索如何多弄一些可愛的玩偶裝點我的別墅。
可惜經此一戰後聖靈珠的能量快耗盡了,現在只能使用別墅和用能量體替代本體的火炬能力了。

vulmpope

帖子数 : 38
注册日期 : 13-09-2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求這篇文 【冰戀狂想曲】 的第五章

帖子 由 caosl 于 周五 八月 01, 2014 5:54 am

冰恋网能找到

caosl

帖子数 : 53
注册日期 : 13-07-13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求這篇文 【冰戀狂想曲】 的第五章

帖子 由 yangluo13 于 周四 七月 23, 2015 1:52 pm

有大大能发下全文 ,谢谢

yangluo13

帖子数 : 4
注册日期 : 13-10-28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